澳门凯旋门娱乐平台

首页 > 其它频道 > 文化 > 正文

收服鄂伦春地区 黑龙江全省彻底解放

(作者 王  钧)刘山东子、张伯均匪部被我消灭之后,黑河地区只剩下黑虎、李云鹤、莫金生等小股土匪了。没过多久,黑虎就被我军分区余建文同志率队全歼,李云鹤也被嫩江军区夏凤林团消灭了。

最后,只剩下被国民党欺骗的以莫金生为首的鄂伦春人,男男女女二百多人流窜在小兴安岭山里。他们当中有一个国民党特务、一个日本人和一个叛徒战国方。这些人长年在山里生活,枪打得准,一时难以剿灭。

为了贯彻民族政策,我军在山里树上贴了很多传单,劝他们投降。但是由于他们受到内部坏人的挑动,很顽固。我黑河军分区警卫团长吴生开同志带领部队到山里去找他们,被他们打死协理员以下十二名同志。

一九四八年底,大军南下,全国大部分地区已经解放,蒋家王朝的末日已经到来。英金生等土匪看到国民党已没了希望,内心也发生了动摇。我省军区警卫团当时驻在通北一带,团政委李延培同志和穆景祥同志二人自报奋勇,要上山找鄂伦春人谈话。

李延培、穆景祥二位同志进到山里,快到鄂伦春人住地时,招手喊他们。鄂伦春人看到只有两个人赤手空拳上来了,就没有开枪。李延培、穆景祥同志到了鄂伦春人营地,向他们说:“我们是黑龙江省军区警卫团的,是毛主席派来的,告诉你们全东北都解放了,全中国就要解放了。毛主席知道你们这些少数民族都受苦人。现在全东北人民都安居乐业了,只剩下你们这些人还拖家带口地日夜奔波在大山里。没有粮吃、没有马骑就得出去抢,抢得越多,罪也越大。国民党蒋介石几百万军队都被我们消灭了,你们这些人是毛主席不让消灭,要不然,我们调几个团来,早把你们消灭了。只要你们投降,今后不再抢掠,就可以既往不咎,也可以立功赎罪。现在你们可以派一个人跟我们下山去谈判,谈判不成还可以回来,我们保证不扣留。”李延培、穆景祥同志讲完话之后,一个叫莫德林的鄂伦春人站起来说:“我愿意跟你们下山去谈判。”莫金生的哥哥莫东生和一些家眷都同意下山谈判,莫金生一看这种情况,就没说啥。但他们还是提出来留下一人做抵押,等他们的人回山之后再放我们的人。这样,穆景祥同志就留在了他们那里。

第二天,莫德林跟着李延培同志下山来见我,我说:“莫德林先生能下山来这很好,还是有愿意看到祖国统一、人民安居乐业、你们也安居乐业的愿望。我们对你们投降的条件很宽,只要投降,可不交枪,但要不抢、不掠,服从政府领导,保护森林,政府还可以供给你们。有病的可以到医院治疗,你们可以选一个定居点,还可打猎。”

莫德林听了我的话之后说:“我一定把这个意见带回去和大家商量商量,不管他们下山不下山,我是下山了。”

谈完话之后,我领着他去见了于天放、倪伟、王化成等领导同志。然后又带他到各机关、工厂、商店参观了一下。留他在北安住了两天。回去时,给他带上些礼品、药物,他们特别喜欢去痛片。

第二次莫德林来时,还带来一个十七、八岁的鄂伦族小青年,认了王化成同志为干爸爸。但是莫金生还是不肯下山,这样莫德林就往返了几次。在这期间,军区后勤部和通北县组织马车给他们送去了粮食和给养。

直到一九四九年初,莫金生才同意下山。他们对逊河人熟、地熟,有感情,提出要在逊河南普鲁门子选定居点,我们同意了,他们把人马带出山来。黑河地委立即组织车、马、木工到普鲁门子帮助他们盖房子,建起了新鄂村。他们内部藏着的国民党特务、日本人和叛徒战国方,三年后才交了出来。

从此,黑河地区也和全省其它地区一样,人民安居乐业,生产蒸蒸日上,开始走上了社会主义康庄大道。

在这个时期,为了完成剿匪的光荣任务,黑河地委书记兼军分区司令员王肃同志、军区警卫团长李行同志、特一团政委黄历华同志、十团政治处主任李兴汉同志、省委派到逊河县进行接收的顾延令同志和到黑河开辟地方工作的刘功奎同志夫妇、到军分区作政治部主任的刘光烈、江燕等二十名团、县以上领导干部和上千名营连以下指战员,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在全国解放三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们更加怀念这些死难的战友。他们的功绩将与日月同辉,永载史册,永远激励我们为把伟大祖国建设得更加繁荣富强而努力工作。

为黑龙江的解放、为祖国的统一富强而光荣牺牲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本文摘自《黑龙江文史资料(第十辑)》——《对“八一五”后原黑龙江省情况的回顾》,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于1983年11月出版。本文作者系原黑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依楠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